伊拉克政府军闪电突袭 占领库尔德石油重镇基尔库克

图片 2

“如果知道巴格达迪在哪里,我今晚就会飞过去杀了他,”库尔德斯坦反恐大队(Kurdistan’s
Counterterrorism Group ,简称CTG)的指挥官波拉德·塔拉巴尼

巴格达/基尔库克10月16日 –
伊拉克政府军周一夺取了库尔德人掌控的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对库尔德独立公投作出回应,并凭借这一大胆的闪电突袭改变了国内势力格局。

图片 1

在基尔库克的记者表示,行动开始后不到一天时间,由美国训练的伊拉克精锐反恐部队派出的装甲车队就占领了基尔库克省政府。

“如果知道巴格达迪在哪里,我今晚就会飞过去杀了他,”库尔德斯坦反恐大队(Kurdistan’s
Counterterrorism Group ,简称CTG)的指挥官波拉德·塔拉巴尼说。

双方均未提供此次行动的伤亡数字。但在基尔库克工作的一家援助机构表示,几名库尔德自由斗士(Peshmerga)的战士和伊拉克军队士兵在隔夜基尔库克南部地区的冲突中丧生,这是唯一报告的一次重大战斗。

波拉德自CTG从
2004年成立以来就一直在其中服役,在谈到他对ISIS的看法时,他毫不讳言。“我们在这里生活了1万年,你认为我们会把它交给达伊沙吗?”他在苏莱曼尼亚的CTG营区接受SOFREP采访时反问道。如今,从外面看来,CTG的特战队员与西方的特战单位同行几乎没有区别。他们穿着全地形迷彩服,携带M4步枪,而且佩戴夜视设备。在过去长达10年的冲突中,CTG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尽管他们大多被战斗都被世界所忽视,在ISIS的崛起让CTG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之前,他们一直刻意保持低调。

双方石油部消息人士透露,随着伊拉克军队向前推进,库尔德运营商在基尔库克两个大型油田暂时关停了大约35万桶/日的石油生产,称此举是出于安全考虑。但据消息人士称,之后不久生产就得以恢复,因伊拉克威胁称若不恢复生产,就要夺取库尔德人管理的油田。

该单位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3年代号为海盗锤的行动。在入侵伊拉克之前,美军在库尔德斯坦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安萨尔伊斯兰教。这个恐怖组织藏身于哈拉比亚市,美军必须在正式入侵伊拉克前将其铲除。否则美国军方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两条战线上作战:一条是对抗萨达姆的军队,另一条则是对抗安萨尔。陆军特种部队10大队与库尔德武装开展了联合行动击败了安萨尔伊斯兰。参与此次行动的一名库尔德武装分子,名字就叫做波拉德塔拉巴尼。

尚不清楚伊拉克政府是否或者何时寻求重新控制所有基尔库克油田,这些油田是库尔德地方政府重要的收入来源。

波拉德在库尔德斯坦山区生活了6年,小时候为了躲避萨达姆军队的迫害,他前往了欧洲,并成为英国公民。“我接到哥哥的电话,”波拉德回忆说。“有大事正在发生。”波拉德联系上“自由斗士”组织后,便开始与美国特种部队合作,击败了“安萨尔”,为美军2003年的入侵铺平了道路。意识到特种部队10大队已经训练出了一个小规模但高效的战斗部队,库尔德政府决定,与其解散该部队,还不如在此基础上发展。这就促成了CTG的成立,而波拉德也从那时开始一直在CTG服役,从基层做起一路晋升。

库尔德一些原油产出暂时中断,帮助推高全球油价,关停的产能占库尔德地区总产出的逾一半。

CTG的选拔课程在库尔德斯坦山区举行,这是一个适合库尔德人评估其最精英部队参选者的环境。“在库尔德斯坦,我们有句谚语,”Polad提醒我们。“群山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每当库尔德人遭到迫害或遭到攻击时,他们就会逃到山里,在他们已经战斗了几千年的战场上伏击敌人。每一次选拔都有大约2000到3000名“自由斗士”报名参加,它们大多来自眼镜蛇部队。年龄在20岁到30岁之间的申请者中,大约有60%到70%的人在山区定向导航的第一周就被淘汰了。直升机必须随时待命,以便撤离出现医疗紧急情况的新兵,甚至有人在选拔过程中死亡。

伊拉克政府和库尔德之间的冲突,导致陷入14年内战的伊拉克出现新的战线,而且可能波及土耳其和伊朗等地区强国。

接下来,新队员将开始为期8个月的特战队员训练课程(Operator’s Training
Course
,简称OTC)。这是未来的CTG特战队员学习房间清理、射击、爆炸突破、佩戴夜视仪射击和移动以及狙击手训练的地方,所有这些都在课程教官的监督下进行。在OTC课程上,会有更多的学员被淘汰。如果12名学员顺利毕业,“那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队伍了,”Polad说。我问CTG的指挥官,他想要什么样的人从OTC课程结业。“一个真正的库尔德战士。”他回答。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不会偏袒伊拉克政府和库尔德任何一方,但对双方发生冲突感到失望。

图片 2

美国军方表示,驻伊美军指挥官敦促伊拉克和库尔德武装力量避免事态升级,并淡化关于冲突的报导。

这可能会让人稍作停顿,因为这个选拔训练流程似乎像极了其他更成熟的特别行动单位。这不是巧合。这支部队由22
SAS和“来自布拉格的家伙”组成,指的是北卡罗来纳州的布拉格堡。CTG拥有这个行业内能想象到的最好的导师。有趣的是,这支部队不仅由库尔德人组成,其中还包括一些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我会给任何想和我们一起战斗的人一个尝试的机会,”波拉德告诉SOFREP。保护库尔德斯坦和基尔库克等城市的任务也有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居住在那里,因此他们中的一些人想要保护他们在库尔德斯坦反恐部队的家园是有道理的。所有CTG运营商都必须签署一份协议,声明他们进入该单位的头五年内不会结婚。CTG的指挥官解释说:“当我们长期在外部署,士兵们的妻子总是给他们打电话时,这会导致太多精力被分散。”

美国为伊拉克联邦政府军和库尔德自由斗士均提供武器和训练,以对抗伊斯兰国激进组织。

CTG的指挥体系也得到了精简,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指挥系统的现状。CTG并不直接隶属于“自由斗士”,而是隶属于情报分部,而情报分部则直接向总统负责。任何与恐怖主义有关的事情都自动归该单位管辖。

编译 王颖/杜明霞;审校 张荻/张若琪

在美国占领伊拉克期间,CTG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们在库尔德斯坦和伊拉克进行突袭,从基尔库克到摩苏尔搜寻高价值目标。一位对该组织有直接了解的前CIA情报官告诉SOFREP,“在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倒台后的几年里,该组织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是一支非常有能力的地区反恐部队。CTG参加了与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s)为首的伊拉克基地组织的战斗,当然也包括与更广义上的基地组织的战斗。

2009年,巴格达的一次人质营救行动把CTG的行动能力推到了极限。这次行动不仅复杂,而且在人质被处决之前,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人质是一名三岁的男孩。营救人质也属于CTG的任务范畴,所以当苏莱曼尼亚一个富裕家庭的小孩被阿拉伯人绑架、下药并被运到巴格达时,反恐大队立即行动起来。这家人被要求在24小时内支付150万美元的赎金,否则他们的儿子就会被杀害。这名男孩面临的死亡威胁本身就已经是一场悲剧,但支付赎金将为库尔德斯坦开创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可能为更多的绑架打开闸门。

波拉德在他位于CTG营区的办公室里讲述了他的行动,在那里墙上挂着三角洲部队的牌匾,桌上放着一把.50口径的巴雷特狙击步枪。桌子后面是他们和外国顾问合影的照片,这些顾问来自美国,加拿大和英国,这张照片上还附上了CTG的座右铭:Lexoman
Parastin,意思是“那些为保护人民而献出生命的人”。

“我们在苏莱曼尼亚逮捕了一名参与绑架的人,”波拉德说。“我告诉他,他约么直接带我们去巴格达找到那个男孩被关押的房子,约么我就开枪打死他。”犯罪分子明智地遵从了CTG指挥官的指示,并告诉他房子在哪里:萨德尔城。虽然在基尔库克地区工作对CTG来说是很容易的,但是带领库尔德突击队进入萨德尔城执行人质营救任务的任务与他们之前所面临的任务都有所不同。

“我把我的人装进民用货车,然后把他们送到巴格达,”波拉德说,以便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尽量靠近目标所在地。然后我们开车去总统府,借了一些悍马车,开着悍马去了萨德尔城,这是邻近巴格达的一个特别危险的社区,只有一条进出的路。行动最终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交火。“有四个敌人被击毙,一大群敌人受伤,那个孩子被救了出来。CTG的一个突击队员带了一袋糖果和巧克力给这个男孩,他知道当我们把孩子从萨德尔城救出来的时候他会很害怕。回到总统府,CTG和新释放的人质飞回苏莱曼尼亚。几名受重伤的CTG队员不得不暂时留在皇宫,因为这时转运可能会导致他们的死亡。

回到苏莱曼尼亚,男孩的父母正在等他。“母亲和父亲脸上的表情是你所能期待的最好的回报,”波拉德回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