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水壶、垒弹壳据枪练习的“科学”

图片 14

现在,时不时就会看到有人在电视节目、朋友圈、微博里晒枪口挂水壶、垒弹壳之类的“刻苦训练”的场景,有些人似乎都是想比一比谁的训练更“刻苦”,枪口挂的东西越来越重,甚至

现在在公安民警的射击训练中,有不少单位都陷入了“年年打基础,年年基础不牢”的怪圈。而一旦出了事故,例如有近距离连发数枪末能制服暴力犯罪的,或与歹徒交火过程中负伤甚至牺牲

现在,时不时就会看到有人在电视节目、朋友圈、微博里晒枪口挂水壶、垒弹壳之类的“刻苦训练”的场景,有些人似乎都是想比一比谁的训练更“刻苦”,枪口挂的东西越来越重,甚至有些还挂上杠铃的。其实十几年前《轻兵器》上就已经有射击训练方面的专家撰文说明这种枪口挂重物的“土法训练”的弊端,笔者与一些军事或警务教员交流时也得知其实有不少单位也已经抛弃这种训练方法,但仍然有一些老教员沿用老习惯来训练,另一方面,也有些教员直言不讳地说:这些晒挂水壶训练的单位,平时未必就真的这样练,晒照片只是为了互相攀比谁最“刻苦”,或是糊弄领导的。因为一些领导和普罗大众大多不懂得科学的训练方法。

现在在公安民警的射击训练中,有不少单位都陷入了“年年打基础,年年基础不牢”的怪圈。而一旦出了事故,例如有近距离连发数枪末能制服暴力犯罪的,或与歹徒交火过程中负伤甚至牺牲的,这些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后,一分析原因,大部分还是归结为“基础不扎实”造成的,于是解决方法就要加强所谓的基础训练。而基础训练一开始,就把精度射击科目当成基础训练的内容,让大家苦练,为了刻苦,更是下了少不功夫,比如举砖头、挂水壶等。

究竟中国是从何时开始采用在枪口挂水壶进行据枪练习的,我还没有考究得一清二楚。有人认为这是从前苏联传过来的练习方法,但实际上苏联式的据枪训练不是枪口挂水壶,而是在枪管上顶着一个小红球,射手需要稳定地据枪而不让球掉下来。

图片 1

图片 2

类似这种看起来很“刻苦”的训练方式并不可取,我们在前几期的文章里也探讨过了

传统的苏式据枪训练是在枪管上顶一个小红球而不是挂水壶

先举空枪练据枪动作,然后用空枪扣扳机练击发动作,接着再实弹射击;先是多少多少环达到了所谓的考核标准,然后转到应用射击,应用射击考核达标后再转入战斗射击。其实应用射击也好战斗射击也好,这些练的都是射击技术,并不是完整的射击基础训练内容。但一说要组织学习射击基础知识,于是又有教官拿着枪支说明书去给学员们讲一遍枪的型号、重量、子弹的初速、有效射程、瞄准基线以及瞄准方式等纯理论知识,这就算是完成了基础知识教学。

有一种说法是挂水壶练习是从美军的传统练习方法,在抗战时期先是由美国军事顾问传授给国民党远征军,后来又从这些“美械师”传到了解放军的手上。现代美军基本上已经抛弃了挂水壶练习,但在个别新兵营里仍然会有一些老教官教给新兵练挂水壶。但总体而言,美军基本上抛弃了挂水壶训练。

其实这些并不能完全代表实战射击基础训练的内容,那么实战射击基础训练包括哪些内容呢?如果我们从实战案例的经验教训中发掘细节,看看警察在执行任务遇到紧急情况后影响成败影响生死存亡的关键除了战术战法外还有什么?我们就能知道目前基础训练中所缺失的内容是什么。

图片 3

一、基础训练

用挂水壶做据枪训练的美国陆军新兵

结合走访大量的一线民警并结合实战案例,总结出以下几点常被忽略的基础训练内容供大家参考。

美国陆军射击队(Army Marksmanship
Unit,简称AMU)是一个类似国内八一射击队这样的单位,AMU里的射击高手如云,像三角洲特种部队之类的单位经常向他们请教,游骑兵的狙击手经常跟他们合练。但和八一射击队不同的是,AMU并不只是有比赛任务,同时要负责开发美国陆军的射击技术规范。可以说,美国陆军现行的所有射击教材、射击技术指标都是由AMU说了算。但无论是经他们审核过的射击教材还是他们额外提供的训练小技巧里,都从来不提挂水壶练习。

据枪、握枪、控枪的基础射击动作。

图片 4

现在公安民警在实战中射击命中率比较低,这多数是由于在射击训练更注重远距离精度射击比较多,而忽略了近距离指向性射击技术和控枪能力弱所导致的。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了,其实这些也已经有不少人意识到,国内警察的射击训练多数是在固定距离上打固定靶子,以环数计算。但在实际执行任务当中,大多数情况下是3至5米的近距离突然射击,在这种情况下所使用大都是指向性射击技术,因为射手根本来不及看清准星和照门的平正关系。要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快速出枪,做到“枪到、枪响、命中目标”这样的效果,就要靠平时专门去练。笔者本人就曾经见过,一个平时用手枪在25米考核成绩非常棒的小伙子,在第一次进行标记弹对抗训练时,面对突然在面前3、4米处突然冒出来的“敌人”,打了7、8枪却一枪没命中,而神奇的是,那名“敌人”在同时向他反击却也是连续打了5、6枪也没有命中。这就说明,精度射击与指向性射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训练技术。不要以为“我能够在25米打中个鸡蛋,3、5米里打个大活人就一定没问题”。

AMU制作的射击训练微课程,但从不提“挂水壶”这种土办法

而要一举枪就能形成平正关系,枪响就要命中目标,就必须要有科学的训练方法、正确的据枪动作和良好的控枪能力。

顺带一提,美国海军陆战队也早已抛弃挂水壶练习,他们比美国陆军更重视普通士兵的射击训练,至今还保留有500米考核项目,像他们那么重视步枪射击水平的单位,却不练习挂水壶。因为美军已经普遍认同挂水壶练习其实是“无效”的。

图片 5

对于枪口挂水壶的训练效果,有些人辩解说,“虽说神枪手都是子弹喂出来的,但许多基层部队不像专门的射击队或特殊单位,有那么多的子弹进行训练,因此平时只能用这些土办法来进行空枪练习。而且照样能练出神枪手来,为什么说不行?”

对卡壳、咬弹、不抛壳、不击发、弹匣推不到位等常见故障的快速排除

其实,以新兵连的训练量、人员水平、枪支质量和考核科目,挂不挂水壶的差别是不大的。一些单位偶尔能练出个别神枪手来,更多是靠个人的天赋和同时搭配的其他训练方法出的效果,挂水壶训练法的成材率极低,而且如果为了攀比“刻苦”而越挂越重的话,反而会越练越歪。

在射击基础训练科目中往往忽视故障排除的专项训练,以致于许多民警不会排除常见故障,甚至因此而付出了血的代价——曾经就有民警在执行任务时因为手枪卡壳没能及时排除而导致牺牲,事后分析时有个别人认为是枪的性能有问题,理由是因为枪出了故障才导致民警牺牲的。但实际上就算换成最好的进口枪也不能保证一定不出故障。根据事后调查,在手枪卡壳后其实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故障排除,然而当事人没能及时采取这样的措施,最终殉职。大多数的警察在平时射击训练中,当枪支出现故障时,射手通常都是举手报告,让教官或安全员来进行排除,待故障排除后射手再继续射击。而在基础训练课程中,也大多没专门练习故障排除的方法。比如在射击过程中出现弹壳卡在抛壳口怎么排除、出现“弹顶弹”故障怎么样排除、出现“咬弹”怎么样排除等这些常见枪支故障。这些除了部分人掌握枪支故障排除以外,还有一部分人在实战中出现枪支故障时由于缺乏这方面的认识和专项训练,再加上实战时面临重大威胁的心理压力和心理紧张,就会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

挂水壶——姿势与用力都变形

图片 6

训练方法有没有效果,首先要讲科学。

这世界上不存在永不出故障的枪,即使是装备故障率极低的枪,也不能忽略排除故障的训练

首先,射击是属于静力项目,和爆发力项目有本质上的区别。比方说,举重运动员的力量很强,但如果要求一个轻易举起200公斤杠铃的举重运动员去保持平举不到1公斤重的手枪5分钟,他很快就会手抖。因为据枪瞄准的用力方式与单纯举起重物是不一样的。

图片 7

空枪训练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在实弹练习前掌握正确的动作要领,为实弹射击打牢基础。空枪训练要求据枪动作协调、人枪结合力量要适中,动作要“干净”。因为枪要打得准,靠的不是力气大,这种控制力更像是写毛笔字、画国画,或者是外科医生控制的手术刀,力量控制得不准确,你有再大的力气也没用。所以射击队员的整体力量通常都比举重运动员要弱小得多,但射击队员稳定据枪时则要比举重运动员要持续得更久。

国外许多为执法机构提供战术培训的教官,都会有专门针对紧急排除故障的训练科目。因为实战中遇到枪支故障,可不能像在靶场训练中那样悠哉游哉地搞。

其次,有人提到挂水壶练习的目的想为了增强射手的据枪稳定性。但当装满了水的水壶悬挂在枪口下方后,会由于晃动而产生钟摆效果,带动枪口像划圈一样运动。而射手为了稳定枪支,他会加大据枪力度来抵抗这种“划圈运动”,这种空枪练习晃动的轨迹跟取下水壶后实弹射击时的枪支晃动的轨迹不一致。而且根据第一作者多年经验表明,使用挂水壶空枪练习后再取下水壶进行实弹练习,容易使射手出现“抢扣”现象,导致击发动作不自然,更容易出现“远弹”现象。

熟悉枪的结构和性能,要学会简单的分解与结合

其实美国陆军那些老教官可能也意识到水壶钟摆运动的干扰与正确状态下不一样,所以他们并不像我军那样通过长长的水壶带来吊挂在枪口上,而是利用水壶盖的连接胶带直接把水壶口挂在枪口上,这样可以大幅减少钟摆的效果。然而,即使枪口的摆动减少,但由于枪的重量增大和重心大幅度前移,射手为了克服这种情况,会自然地改变据枪动作,用力夹住枪让它不动,并保持枪口的水平指向,这样就会导致他的枪口挂重物后的据枪方式跟实弹射击时据枪的情况不一致。这样的练习时间久了,就会形成错误的肌肉记录。肌肉记忆就是前面提到的“枪感”的组成部分。当射手的肌肉记忆习惯了重心靠前的状态,一旦到了实弹射击时把水壶取掉,就会感觉枪很轻,有“发飘”的感觉,击发瞬间的力量得不到保持,响枪的同时据枪动作也就“散”了,这样会导致“远弹”甚至“脱靶”现象。长此以往这样练习,就会使空枪训练和实弹训练脱节:空枪练习一种动作,实弹练习又是另一种动作。

从分解、结合开始进行训练,并不是要求普通民警也成为枪械专家,但只是要求他们熟悉自己所用枪支的结构原理,能独自进行简单的分解和结合。目前许多民警对枪的操作就只会上弹匣、瞄准、扣扳机,不敢自己拆枪,枪支完全分解了不会结合的也大有人在。实际上,熟悉枪支结构与排除故障的熟练程度是相辅相乘的,而且也与我将在下面提到的第五点相辅相乘。

另外,也有人认为“枪口挂水壶并不是为了练枪感,而是增强特定肌肉群力量的一种锻炼。比如说一般人举根细木棍肯定比据枪要稳,是因为力量相对富裕度大,用这个姿势就是专门锻炼这些特定肌肉群,力量耐力增强了,控制力就强了,据枪也就稳多了,晃的幅度肯定小了,打的就准了。所以枪口挂水壶就是针对基础力量不足的普通人的训练。比如一开始通过枪口挂水壶练习来增强局部肌肉力量,有了基础力量时再把水壶去掉,另外再练正确的据枪姿势来形成正确的肌肉记忆。”

图片 8

图片 9

最常见的64小砸炮,现在有许多公安民警并不能对其进行这样的分解结合

图片 10

图片 11

除了挂水壶,还有挂砖头

零件数量比64式手枪稍多一些的92式手枪,也不是所有的公安民警都能进行大部分解结合。

图片 12

学会枪支保养

越挂越重,比比谁更刻苦

对这点不但要求学会,而是要求每一次用枪后去都亲自去做。真正做到爱护手中的武器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

图片 13

目前有些地方的民警射击训练一般是统一领枪、交枪,例如大队训练时,派一个班的人把所有训练枪支和弹药用木箱抬到靶场再分发给各人,打完又统一收回。参训民警通常都不对枪支进行保养,而是由负责领枪的人员在入库前顺便做做保养。有时候则是把擦枪当作惩罚,比如射击成绩最后几名的就罚他们负责擦枪,这些被罚人也就是“认认真真”的拿通条捅一捅枪管、用油布擦一擦表面就完事儿了,但套筒槽、拉壳钩、击针孔这些地方残留的火药残渣、油垢经常会被忽视,久而久之,就会堆积起来,最终可能导致枪支故障。还有一些单位,为了保证考核的公平公正,所有参考人员统一使用同一批调校好的考核“专用枪”,他们通常也只重视考核专用枪的保养,而忽略了勤务用枪的保养。而实际案例中许多发生故障的勤务用枪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平时保养不到位造成的。

但其实用枪挂重物所练的肌肉群与不挂重物所练的肌肉群不一样,所以使用这种方法来锻炼肌肉群并不能达到设想的目的。而且作者与许多教员都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都同意用器械练习上肢力量就可以达到目的,而不应该在空枪练习时破坏据枪动作的正确力量来锻炼所谓的肌肉群。有一些狙击手教官说在接收了一些在原单位里练惯了挂水壶的队员时,往往要花很多功夫来纠正他们的痼癖动作。所以他们的意见是:练臂力的方法有很多种,但从初学射击开始就应该按正确的动作姿势练习专项力量。

又比如有个别民警在勤务交枪时也不把枪拿出来验,就直接连套带枪带弹匣就直接交给下一位值班人员或勤务人员,接枪的人也同样图省事,接枪时也不验枪,而且因为平时很少开枪,没事不会把枪掏出来,也自然不会取出来做保养。于是到了真正需要开枪时,就有可能打得没那么顺畅了。

作者平时对特警队员进行的力量训练有两种:一种是射击的专项力量训练,一种是射击的辅助力量训练。前者就是静力端枪;后者就是专门练力量,包括上肢力量器械辅助练习、腰腹力量练习,有时还要增加韧带拉伸之类的柔韧性练习,因为人在紧张时会出现不受自己控制的腿抖现象,这种腿发抖可能轻微到自己都没有察觉,却影响了立姿射击时的准确度。如果韧带比较好,就会减轻这种抖动。不过这是题外话了。总之,正常的空枪据枪训练其实是一种静力练习,但当枪口挂上装满水的水壶后,就是变相地给枪口前端施加了一个外力,这样就破坏了原来的静力练习的运力技巧。

有些故障就在发生在训练中,并导致伤亡,比如前些年有一起64手枪在训练中自动连发的事件,就是日常维护不当引起的。去年底有一起案例也是发生在射击训练中,当事人在拉套筒给手枪上膛后走火而恰好击穿了自己的左手手掌,其实也是同样的原因导致的。而由于枪支保养不善导致在执行任务中枪支出现故障从而受伤甚至牺牲的案例也发生过一些。所以既要学会保养枪支,也要养成认真保养自己手中武器的习惯。同样,在枪支保养过程中,也是熟悉枪支分解与结合的过程,所以才说第三点和第四点是相辅相乘的。

图片 14

抗压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