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军向南海调动集结

据南海网报道:在南海局势日渐危急的状况下,解放军海军近期不断采取措施加强战备,除了在南海举行声势浩大、前所未有的联合海上演习之外,解放军南海舰队还做出了相应兵力调遣。
正当美、菲在南海军演向我国挑衅、我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对峙,越、菲在南海猖狂的时候,解放军海军近期不断采取措施加强战备,除了在南海举行声势浩大、前所未有的联合海上演习之外,解放军南海舰队还做出了相应兵力调遣。
根据美国军方最新的情报,解放军南海舰队基地的潜艇数量在最近一段时间大大增加。解放军南海三亚基地的3艘094核潜艇最近也有调动迹象,至少一艘核潜艇已经出海奔赴南海开始巡逻。
对于美国及其走卒菲律宾,以及越南的挑衅,他们借外来势力在南海问题上屡屡作出出格动作。中国此次的黄岩岛“亮剑”引来国内民众的阵阵“喝彩”声,从中可以看出,民意对中国政府展示强硬的行动给予了强大的支持。反观菲律宾,在看到中国异常坚决和强硬之后,菲律宾外长大呼“要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南海争议问题”,而且令菲律宾军舰在黄岩岛海域挂白旗,怕中国采取强硬行动而挨打。
南海舰队的频繁调动,核潜艇南海的巡航,给美国及其菲律宾、越南是一个强烈的警告,即是:别欺人太甚,别逼中国出手。
正如一些美国军事专家认为,“当解放军与越菲两国海军在南海突然爆发冲突之后,解放军海军有能力在美国海军赶到之前,就打垮越菲海军”,因此,越南、菲律宾即使投靠美国靠美国撑腰,但是,真的发生不测,美国也鞭长莫及,来不及救他们的命,美国还没有赶到,他们就被打垮了!
南海舰队在南海的行动表明,如果那些挑衅中国的国家,仍然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地侵犯中国主权,掠夺中国的资源,威胁中国的安全。解放军将在南海“亮剑”,到时候你们就悔之晚矣!
正是:南海舰队奔南海 保卫海疆添光彩 菲越如若不停手开战菲越将必败

  2012年4月10日中午,12艘中国渔船在黄岩岛海域作业时,被菲律宾军舰非法堵在黄岩岛泻湖内。危急之下,中国国家海洋局迅速派出中国海监84、75船编队赶赴现场,对渔船和渔民实施保护。经过长时间对峙,菲律宾最后迫于中国海监船的威慑而作罢收场。

  菲律宾为了和大国的“捆绑”,从4月16日开始,与美国进行“肩并肩”大规模军演,持续12天,演习地点选在敏感的巴拉望海域。

  多年以来,南海问题一直是横亘在中国与相关国家之间的一道“坎”。菲越挑头,美、日、印、澳、俄等域外大国纷纷卷入,南海局势如棋局一般变得越来越复杂难解。

  争议史:“拖”出的问题

  南沙群岛地处中国南海边陲,在南海四大群岛中,岛礁最多、散布最广,共由235个岛、礁、沙、滩组成,但仅有少数岛礁可以维持人类生活。在众多岛礁中,中国大陆控制其中7个,中国台湾控制1个,越南占29个、菲律宾占9个、马来西亚占5个。另外,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共侵占我国南海海域150多万平方公里。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涉及到“六国七方”: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尼。

  南海问题并非一直就有。历史上,我国对南海中的南沙、西沙等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周边国家本来向无异议。菲律宾与越南是对中国南海提出主权要求的两个主要国家。二战前,菲律宾没有对该区域提出任何主权要求,越南则直至1975年才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权利。出现争端的一个重要背景是在南海发现了石油资源。南沙海域内,已探明含油气盆地6个,面积约为27万平方公里,石油含量约为230亿桶,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这些国家乘着当时我国正处于文革之机,抢占岛屿,导致出现南海争端。

  对于这些国家对南海的侵蚀,中国曾于1988年与越南、1994年与菲律宾爆发海上冲突。然而,我国总的原则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2002年,中国与东盟十国签署《南海行为各方宣言》,南海一度出现相对稳定的局面。但相关国家在南海掠夺资源的行为并未收敛,特别是石油开发如火如荼。菲律宾自阿基诺三世出任总统以来更是动作频频,如提出划分争议区与非争议区,建立和平区等,其目的是掌握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动权,捞取多方面的利益。

  南海问题因拖延日久而变得十分复杂,在中国与相关国家之间产生了三重困境。一是经济上的,特别是开发石油最多的越南和菲律宾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都不愿意把吞下去的吐出来。越南曾公布了海洋战略蓝图,提出2020年要把目前海洋经济产值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7-48%增加到53-55%,海洋经济的出口额要达到全国出口额的55-60%,离开了南海,这一目标根本无法实现。二是安全上的,持久的对抗在相关国家间造成了严重的不信任,渔业纠纷、油气开发方面的摩擦随时都可能升级,上升为外交和安全事件。三是主权上,在相关国家看来,领土领海主权涉及国家领土完整与民族尊严,很难做出让步,加大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弈者背后的大国身影

  除了内部因素,地区外大国的干预也使得南海问题更加复杂难解,这如同下棋的人背后站着指手画脚的“大人物”。东盟国家在自身实力相对弱小的情况下,一直以来就有通过引入外部大国力量、奉行大国平衡战略来维系自身地位的传统。1997年,东盟需要借力中国走出金融危机,但又对中国不完全放心,所以与中日韩建立了“10+3”合作机制。2005年,这种机制进一步扩展,并非东亚国家的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加入其中。目前,包括俄罗斯和美国都已参与东亚峰会。由于众多地区外大国的参与,作为区域格局的“东亚”二字其实已经名不副实。

  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外大国多少都对南海问题有自己的“想法”。美国、日本、印度都提出了所谓南海航行自由问题,并以此作为介入南海争议的幌子。印度外长曾主张,南海是全世界的财产,它的航道必须不受任何国家的干预。

  当然,起核心作用的还是美国的干预。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力推战略东移政策,试图将战略重心从小布什政府时期的中东转移到亚太,特别是东南亚。奥巴马自诩要当“太平洋总统”。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上任后的首访目的地是亚洲,并高调宣称:美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