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灯与执法训练的那些事儿

图片 12

最近有一些知名媒体对武器灯的“危险性”进行了“报道”,似乎是被科罗拉多州丹佛警署下令禁止警员使用武器灯的事件激起了兴趣。看看以下这些新闻标题:
《武器灯与全美执法人

在最近的一次T1公司教官会议中,我们二十多名教官在弱光训练问题的讨论上花了不少时间。大家都认为弱光训练是一门关键的执法人员生存课程,却时常被忽视和削减。以下是汇总了一

最近有一些知名媒体对武器灯的“危险性”进行了“报道”,似乎是被科罗拉多州丹佛警署下令禁止警员使用武器灯的事件激起了兴趣。看看以下这些新闻标题:

在最近的一次T1公司教官会议中,我们二十多名教官在弱光训练问题的讨论上花了不少时间。大家都认为弱光训练是一门关键的执法人员生存课程,却时常被忽视和削减。以下是汇总了一些讨论内容及我们对如何改善弱光训练的总结和建议,并加入了一些关于武器灯教学的内容。

《武器灯与全美执法人员意外枪击的增加难脱干系》


图片 1

训练的真相

《武器灯导致警方意外射杀》

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教授手电技术很多年了,大部分是从FBI技术开始,然后升级到哈里斯技术,而今天已经有至少八种以上不同名称的手电使用技术了。教官们一致认为无论你试用过多少种技术,最终都要找出一两种最适合你的来加以坚持,而不是每次弱光训练都要用更新的技术。

图片 2

作为教官需要了解所有不同的技术以供学员进行选择,而作为学员的执法者则需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技术,并要不断练习以达到熟练精通。如同射击训练一样,不断巩固和加强是警务人员生存技能训练的关键。许多执法人员能够在经历生死遭遇时成功活下来,正是因为他们能够按照所接受的训练去战斗。

《武器灯:严重的问题还是难看的报告?》

图片 3

图片 4

我们同样对另一个问题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名教官需要做的不止是教授配合手电射击的技术而已。我们需要教导执法人员如何在弱光条件下行动,如何利用光与黑暗、阴影、剪影,甚至“迅速压制”来取得战术优势。尽管学会配合手电进行射击是一项必备生存技能,但执法者在弱光环境中行动的情况要远远多于在弱光环境中进行射击。

而真相则是,相比要求改进问题重重的执法训练体系,将这些疏忽导致的意外枪击归咎于“不安全的产品”会更轻松一些。

图片 5

武器灯在近几年中一直备受争议。在《武装科学通讯》第173期中,备受尊崇的武装科学研究组建议禁止执法人员使用武器灯(尤其是使用延长握把触压开关的SureFire武器灯)。你只能试着在过去的订阅邮件中找到这期文章,因为它在原网站上被神秘地“抹掉”了。第173期通讯的摘要中写着
“武器灯易在高压紧张时造成致命错误”,但这部分内容在他们的网站上却找不到了,也许他们在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

关于武器灯

图片 6

在最近参与网站调查的超过1100名执法人员中,有近半数表示他们就职的部门允许使用武器灯。我们对于这些工具的看法是这样的:当一名执法人员有充足的理由或原因拔枪,此时武器灯能够提高他识别和攻击目标的能力。武器灯并不是一种照明工具,而是应当被作为警用武器系统的一部分来对待。

我一直很喜欢武装科学研究组发布的信息,但我觉得他们这次错误地看待了武器灯的问题。问题并不在于武器灯本身,而是在于未经过使用培训的执法人员。

根据这一点,我们强烈建议那些为佩枪安装了武器灯的执法人员选购一个最适配的带灯枪套。(网站调查发现只有约40%使用武器灯的警察配备了能够兼容武器灯的枪套)有许多厂商都在生产这类勤务枪套。

图片 7

图片 8

——这支(装着“可怕而危险”的武器灯和DG开关的)手枪就是我的日常佩枪,上面的开关到现在没有造成过任何意外射杀。

我们支持厂商的建议——在安装或取下武器灯前务必确认枪支已经清空。安装武器灯需要较强的精细动作技能,在操作中很可能使已经装弹的枪支指向自己——或者更糟,出现下意识的反射动作并随之造成武器击发。


除此之外,我们认为到了需要出枪的时侯才清空枪支来安装武器灯是极其危险和愚蠢的。兼容武器灯的枪套同时也解决了收枪的问题——被迫在收枪入套前取下武器灯会使你失去迅速缓和局面的能力,也会迫使你以危险的姿势握持一支处于待击状态的枪支。

这是一个关于执法人员训练的隐秘丑闻,如果普通民众知道了执法人员的平均训练量少的如此可怜,他们早就要闹翻天了。大多数单位的武器训练都少得可怜,根据过去15年来作为武器教官与全州执法人员的交流,我发现大部分警署几乎没有武器训练,每年消耗子弹量在100发以上的都相当少见。

另外,出枪理由和武器指向原则不应该只是因为加装了武器灯而发生变化。即使在配有武器灯的情况下,执法人员也依然应当携带主手电和备用手电,因为用光作为行动辅助工具的时间要远远多于用光辅助射击的时间。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长枪灯,携带手电消除了执法者在需要用光时对武器指向的担忧。

在俄亥俄州,执法人员只需每年通过一次简单到荒谬的25发“资格测试”。除此之外,州内要求进行一次1到4小时不等的进修训练,但内容都与武器操作无关,因为州内并没有强制要求进行武器训练。懒惰的执法部门官员经常说:“州里说过我们每年只要打25发,所以我们照做了就行。”

图片 9

图片 10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当武器灯被安装在枪械上时,它就成为了整个武器系统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告诫执法人员时刻注意装有武器灯的枪支的指向安全,以及只有在理由充分时才能将武器灯指向他人。但是,一旦拔出枪支准备使用,枪上的武器灯能够也应该在预备状态下有充足的照明输出用于导航。

与此相对应的另一方面是:那些坐办公室的执法管理者几乎都很讨厌射击,因为他们的水平并不比那些基层执法人员高,这会让他们觉得不够胜任自己的工作。毕竟肩上挂着几杠几星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装作能力十足要比真正取得他们应有的武器操作能力认证容易得多。在我走遍全美训练执法人员的过程中,我几乎见不到有级别在警长以上的学员在我的班上进行射击训练。

执法人员还应该在安装武器灯后检查枪械的使用操作。有些情况下,附加的额外重量会影响武器的使用性能。而如果你平时习惯不加装武器灯进行训练,它也会在安装后影响你对枪支的握持方式。

我曾遇到一名警察局长对我说:“枪支又吵又脏,我并不喜欢它们。”你觉得这名局长在让自己的警员进行武器训练的事情上会有多积极?

总结

俄亥俄州的执法人员不需要进行弱光环境射击,所有资格认证中的射击部分都是在照明充足的条件下进行的。由于州内对执法人员的这些技能并没有要求,大多数单位也就不再进行这些训练了。

大多数执法人员涉入的枪击事件都发生在夜晚,许多夜班警察也会有大量的工作时间是用在黑暗环境中,而很多普通执法人员也发现自己有时要在白天搜查一栋照明不足的房屋。通过正确而贴近实战的训练,照明辅助就能够极大提高执法人员掌控复杂弱光环境的能力。

图片 11

教官应该尽力提供贴近现实的训练场景,以让学员增加更多能够用于实战的经验。基本逻辑是:武器灯能够帮助识别,并提高执法者的战术能力,而这能够为执法人员自身及他们所保护的民众带来更多安全。

即使一些单位依然进行弱光射击训练,他们也只是在进行一些配合手电使用技术的辅导教学后朝着静止目标打上几发而已。这些人只是配合手电打光一两个弹匣,然后在几年后再次进行训练前把技术很快忘干净。

图片 12

这种弱光环境训练毫无压力感可言,不考虑学员需求,也根本没什么实际意义。执法人员需要学习弱光条件下的射击,但他们也需要学习弱光条件下的搜索、控制、逮捕以及掩护同伴,而这些训练可谓少之又少。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教授这些生存技能?以下列出了一些能够帮助执法人员有效利用照明的非射击类弱光练习。这些训练遵循Gary
Klugiewicz的“引导式探究法”,通过将学员置于逼真的模拟情境之中,使他们得到真正实用的经验,同时发现最适用于自身的技术。这些技术的核心在于让学员通过多种视角来观察光的影响效果,以让他们了解如何在现实情况中更有效地利用光。


1. 有光与无光情况演示

除了缺乏上级强制要求和“预算问题”,执法人员训练的另一个重大问题是教官的训练/认证流程。在我参加为期两周的执法武器教官课程时,总教官对我们说了以下这番话:

半数学员在教室内面向窗外,另外半数学员在外面。